生活百科苑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

2018-06-11 17:51 图文编辑:海波 点击:


1952年毛主席在郑州视察黄河

视察黄河铁路大桥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解放前,由于统治阶级腐败无能和封建体制的束缚,黄河水害肆虐,灾难频发。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主席牵挂着黄河沿岸人民群众的安危。195210月,毛泽东亲临黄河南岸考察,视察了黄河大桥。

京广铁路线河南区段的黄河大桥是一座旧桥,由于大桥的承载能力有限,原来的一组列车要分成两次通过,过桥时间最长需要三个小时。从1950年至1952年,铁道部先后五次组织对黄河大桥的维修加固,竣工后改用大型机车一次牵引,整列通过,运行时间缩短到四分钟,提高效率36倍。

19521031,毛泽东在铁道部长滕代远陪同下,视察了黄河铁路大桥。上午9时,他来到黄河南岸的邙山脚下,从东到西,从西到东,反复查看了几个来回。然后,他点燃一支香烟,坐在一个高高的土坎上,居高临下地俯瞰京广铁路的咽喉─—黄河大桥。毛泽东指着奔腾不息的黄河对随行人员说:要确保黄河沿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确保黄河铁路大桥的安全。”稍停一会儿,他又说,“你们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不然我睡不好觉的。”在黄河大桥上,毛泽东微笑着与滕代远交谈,询问黄河大桥的情况,滕代远一一作了回答。毛泽东亲切地询问陪同的郑州铁路局局长刘建章,“是何年入党?这座黄河铁桥是哪年修建的?经过了加固,目前承载能力是多少?从发展看,能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运输需要?” 刘建章对毛主席说:“我不懂得桥梁,有一位技术人员是桥梁工程师,请他前来向主席作具体汇报”。毛主席听了工程师的汇报,当场指示:“现在处在经济恢复时期,百废待兴啊,要保持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勤俭办一切事业!”一个小时后,毛泽东乘专列,从黄河铁路大桥驶过,进入北岸新乡,沿铁路专用线,直驶号称“小黄河”的人民胜利渠视察。

为成渝、天兰铁路题词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全面展开,铁路运输迅速增长,既有的铁路运输能力渐渐不能适应,局部地区发生线路及站场堵塞。铁道部提出了旧线改造和新线并举的方针。

根据毛泽东主席“要使中国工业化,必须大大地发展铁路”的指示,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的铁路建设。为改变旧中国铁路少而偏的状况,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新中国刚刚建立,在财政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政务院决定拨出巨款,修建西南、西北铁路。从1950年开始到1952年,先后建成了成渝(成都重庆)、天兰(天水兰州)、来睦(来宾睦南关即今友谊关)铁路。“一五”期间,全国新建铁路4890公里,全路的里程较解放前增长了22.5%,达到26708公里,改变了旧中国铁路偏于沿海的不合理布局,初步构建起了内地铁路网的骨架。

毛泽东对新中国铁路建设取得的成绩感到非常高兴,他先后于19527月和12月为成渝、天兰铁路题词“庆贺成渝铁路通车,继续努力修筑天成路”;“庆贺天兰通车,继续努力修筑兰新路”,在祝贺新线建成的同时,又提出了修建天成、兰新铁路的目标,给广大铁路建设者和铁路职工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天兰铁路东起天水北道埠,西至兰州,全长348公里,为陇海铁路的最西一段,是内地通往大西北的咽喉要道。天兰铁路1950415开工,19528月通车,19548月验收运营。1952101通车典礼上,张治中将绣有毛泽东题词的锦旗授予西北铁路工程局。

成渝铁路自成都至重庆,全长505公里,是新中国建立后中央政府最早投资兴建的铁路之一。1950615,成渝铁路开工,三万解放军战士和十万民工参战,19526 13日竣工,19537月验收运营,结束了大西南无铁路的历史。通车典礼上,滕代远部长把绣有毛泽东题词的锦旗,授予西南铁路工程局。

关心重视铁道兵建设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铁道兵在朝鲜战场

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的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这支具有光荣传统、特别能战斗的队伍,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关怀。

铁道兵的前身是1946年建立的东北民主联军护路队,后编成东北野战军铁道纵队。同年5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解放战争中,铁道兵部队配合全军战略进攻,实践了“解放军打到哪里,铁路就修到哪里”的誓言,先后抢修东北、华北、华东、中南和西北的十五条干线,为夺取三大战役的胜利立下汗马功劳。

新中国成立以后,铁道兵主要担当修复铁路工程的重任,转入参加祖国经济建设。在抗美援朝中,铁道兵入朝执行军运保障和修路任务,建起一条被誉为“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铁道兵作为先锋部队参加了五十余项国家大型铁路建设工程,足迹遍及祖国各地,建立了不朽功勋。

198310 1日,铁道兵集体转业改工,非正式并入铁道部建制,接受铁道部领导,改称“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在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中,中铁建筑总公司发扬铁道兵战斗作风,投身到京九、青藏铁路等重点工程的建设,建立了新的业绩。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它以年产值650亿元的骄人业绩,雄踞环球最大承包商第18位,现为国务院国资委直属企业。

毛泽东非常关心铁道兵的建设,十分重视发挥铁道兵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作用。19531225,他接见铁道兵司令员王震,与其畅谈新中国铁路建设的宏伟目标,并高兴地为铁道兵机关报题写了“铁道兵”三个大字。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19531225毛泽东为《铁道兵》报题写的报头

19592 20日,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接见铁道兵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全体代表,对司令员李寿轩、政委崔田民、副司令员郭维城说:“你们要多快好省地修建铁路。”

19651 17日,毛泽东接见了铁道部政治会议的全体人员。

视察武汉长江大桥建设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毛主席视察武汉长江大桥时翻阅大桥局编辑的大桥建设画册(右二:武汉市委书记兼大桥局政委王任重、右一:大桥局副局长杨在田)

旧中国的长江上没有一座铁路桥梁,京广、京沪两大干线,依靠武汉和南京的专用轮渡渡运车辆过江。国民党溃退时轮渡又遭破坏。铁路由人民政府接管后,虽然很快恢复了轮渡作业,但能力极低,对干线运输造成极大限制。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指示修建武汉长江大桥,首先贯通京广铁路。铁道部提出龟山、蛇山的桥址方案上报中央后,毛泽东亲临武汉实地考察。

1953217农历大年初四,毛主席请中南局、湖北省委、武汉市委几位领导人吃饭,席间谈到了武汉长江大桥勘测情况。第二天雪后初晴,毛主席登上武昌蛇山黄鹤楼,再次听取汇报,考察京广铁路架桥地形,同意铁道部关于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址方案。

这次毛主席南巡,路上遇见一位农村大娘,大娘问毛主席:“毛主席,您来啦。斯大林他没空来吗?”毛泽东和在场的同志都笑了。

195591,武汉长江大桥正式开工。1956531,毛泽东在铁道部大桥工程局彭敏局长陪同下,乘坐“武康号”轮船,从桥墩下穿行,视察了建设中的武汉长江大桥工程。

19566 1日到4日,毛泽东先后三次畅游长江,并游到桥墩间击水。之后,他写下气势磅礴的《水调歌头游泳》,留下“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词句。

195710月,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这座仅用了两年零一个月建成的大桥,比批准的工期提前了十五个月。大桥通车后,使京广铁路南北贯通,通过运量比轮渡增加了十多倍,促进了武汉工业基地的建设。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武汉长江大桥通车典礼

195796傍晚,在武汉长江大桥竣工时,毛泽东在铁道部大桥工程局领导陪同下,再次视察武汉长江大桥。他详细了解了大桥的工程技术和工程投资状况,表示非常满意。大桥局领导代表全体建桥职工,请求毛主席为大桥工程题词。几天以后,毛泽东派人送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题词。

第一次看到新中国的火车票

在北京站的站志记载中,收藏着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毛主席在新北京站售票大厅,透过明镜般的玻璃窗口,接过售票员递出的一张火车票,专注地看着。四十多年过去了,这张照片代表着铁路客运部门的一种殊荣,在北京站的职工中传了一代又一代,成为全路职工最宝贵的历史记忆。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1959914晚毛主席在北京站售票窗口

1959914晚,毛泽东视察了新建的北京站,兴致勃勃地步行来到售票大厅。当班的售票员们整齐地坐在每一个工作台前,接受毛主席的检阅。毛泽东走到一个售票窗口,里边的售票员贾根柱立即站起来,向毛主席敬了个礼,毛泽东笑着与他亲切交谈,询问了有关售票工作的情况,示意小贾师傅拿一张火车票给他看看,贾根柱把一张硬板火车票递上,毛泽东饶有兴趣地翻过来、调过去地看了个仔细。毛泽东青年时期到北京,曾几次乘坐火车,在后来的几十年里,他是坐在马背上领导中国人民夺取了革命胜利,再也没有机会接触过火车票。几十年过去了,他这是第一次看到了新中国自己的火车票,感到非常亲切。毛泽东把这张小硬板车票递回窗口,高兴地离开了售票大厅。

为新北京站题写站名

在全国铁路数以千计的火车站中,唯有被称为“中国铁路第一站”的北京站,获得了毛泽东主席亲笔题写的站名。毛泽东视察北京站那天,在广场下车时,看到主楼大玻璃窗上镶嵌着“北京站”三个大字,笑着问大家这几个字的出处,得知是建设指挥部的同志们用他题写的“北京日报”报头的手书拼起来的,欣然一笑,未置一词。

总指挥李岳林借机上前,请求毛主席为新北京站题写站名,毛泽东当即答应了这个请求。不久,毛泽东乘专列从杭州视察后回到北京,派人将题字送到北京站。现在使用的“北京站”三个字是毛泽东在三张题字中亲自圈定的一幅。收到毛泽东题写站名的手书后,北京站请著名篆刻家魏长青、柏涛将其放大,并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把个大字从车站主楼的中央玻璃墙上,移到了主站房个圆弧屋顶上部,为雄伟壮丽的北京站增添了气势和光彩。

在专列上工作和生活了2148

19493 25日,毛泽东乘火车“进京赶考”,党中央从西柏坡迁至北京,到1975年毛泽东最后一次南巡,二十六年里,毛泽东无论是出国访问还是在国内视察,大多是乘坐他的专列。铁道部专运处至今保存着详尽的乘务记录,毛泽东乘坐专列共计72次。为了不给地方增加负担,除了到目的地考察外,他大多是在火车上开会谈话,批阅文件,写文章。据统计,他在专列上工作和生活了2148天,累计起来有610个月零21天的时间。

毛泽生的专列与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联系在一起,专列是毛泽东的另一个办公室,另一个“家”。

毛泽东的专列由铁道部专运处担当乘务。解放初期,他使用的专列用国产客车改造而成,设备条件很差,甚至没有空调。1957年,从民主德国进口一列普通客车,配备毛泽东使用,条件略有改善。

毛泽东的专列外形与普通旅客列车基本相同,为深绿色。车厢里是一间简朴的办公室和卧室,带有独立卫生间,警卫人员的岗位和休息室在他的车厢里面。

毛泽东的专列办公室摆有写字台、靠背椅、沙发、台灯和几个盛有各种书籍的大书箱。车内陈设比较方便他读书办公、批阅文件。列车的会议室配有会议桌,他经常在那里召集会议,会见地方领导,听取工作汇报,像在中南海一样。195922735,在河南郑州毛泽东的专列上,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期七天。毛泽东在列车上也是晚睡晚起,彻夜读书办公,有时连吃饭也手不释卷。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195922735郑州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列车的卧室和餐厅是他外出生活的“家”,陈设朴素简单,卧室里除了一张硬板床别无它物,卫生间里的生活用品极为普通,都是国产货。他在列车上的饮食从不讲究,粗茶淡饭,红烧肉是最好的菜,辣椒却是一餐也离不了。

1974年到1975年,在这样一个“家”里,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居然一住就将近九个月……

向乘务员借阅“二十四史”

毛泽东乘坐专列外出,读书是他在列车上重要的生活内容。由于每次外出的时间都比较长,常常带很多书在路上读。除了他自己带大部分以外,专运处也为他准备了一些,长期放在列车上,其中包括《资治通鉴》、《史记》、“二十四史”等。

1958年,毛泽东在去南方的专列上,从列车员李凤荣的手中借来“二十四史”之《前汉书》阅读,他边看边记,重要处还用纸条夹在书内。专列返京时,一部分书被毛泽东带回中南海阅读,一部分便留在车上。回到北京以后,毛泽东想把车上存放的“二十四史”拿回来一并阅读,便写了一个借条给专列乘务员:“铁道部乘务员李凤荣同志:大字《前汉书》1323本,共10本,拟请允许借我一阅。如蒙许可,请交来人,不胜感激!看毕,连同前借12本,一并奉还。”第二天,毛泽东的秘书高智让卫士持毛泽东的亲笔借条来到铁道部,李凤荣与卫士一起将书找出送至中南海。后来,毛泽东派工作人员将他读过的“二十四史”如数送还了铁道部专运处,成为专运处珍藏至今的传家宝。

为女乘务员共庆“三八”节

195937,在主席专列上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刚刚结束两天,列车仍然停在郑州,没有接到毛泽东新的行程计划。次日就是“三八”妇女节了,跟随毛泽东专列的女乘务员们商量,想跟主席合个影,一方面让主席松弛一下,一方面庆祝自己的节日。当晚值班的李凤荣对毛主席说出了大家的心愿,毛泽东听后马上答应:“好,明天我跟你们合影,还要请你们吃饭哩。”毛泽东又嘱咐,让专列上的几位领导同志也参加明天的活动,庆祝“三八”节。晚上10时,李凤荣把好消息告诉了姐妹们,大家都高兴极了。

“三八”节这天,毛泽东破例早起,穿上他生平最喜欢的灰色长大衣,9点钟便从车上走下来。女乘务员簇拥着毛主席坐在中间,同志们依次围拢在主席左右。摄影师侯波趁大家笑得正欢,按动了快门。照完相,大家登上餐车,围着两张大餐桌坐定。毛泽东带着卫士冯耀松入席,他高兴地向乘务员祝贺节日,感谢大家的辛勤工作。领袖和工作人员互相敬酒,毛泽东高兴地喝了一杯茅台酒。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19604月毛泽东专列去上海途经蚌埠车站时走下列车与乘务员亲切交谈

视察海河治理工程

地处华北的海河流域素有“十年九灾”之说。19638月发生的特大暴雨造成的水患,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直接经济损失六十多亿元,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严重威胁。

海河的水患牵动着毛泽东的心,他对灾情和抗洪斗争给予特别的关注,多次作出重要指示。196310月至11月间,毛泽东乘专列外出视察,路过河北省和天津市,沿途考察海河流域的灾后恢复情况,亲自审阅治理海河的水利工程规划。l 12 日,毛泽东乘专列视察归来路过天津,接见河北省委领导,听取了海河水灾抗洪斗争的情况汇报。听说天津要举办抗洪斗争展览,特别高兴,欣然答应了为展览题词的要求。几天以后,毛泽东派卫士长李银桥将亲笔题词“一定要根治海河”交给河北省委。

在毛泽东的号召下,一场声势浩大、波澜壮阔的群众性治理海河的运动迅速兴起。

决策西南铁路大会战

1964年,中共中央确定了加速西南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决策。毛泽东指出:“要准备帝国主义可能发动侵略战争,成昆、川黔、滇黔(即贵昆)这三条铁路要抓紧修好”。他还说:“把川黔、滇黔铁路停下来是没有道理的,你们不去安排,我要骑着毛驴下西南,如果没有投资,可以把我的稿费拿出来。” 毛泽东多次听取西南铁路建设汇报,审阅建设规划,并指示周恩来总理亲自部署。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亲自挂帅,铁道部吕正操、刘建章等领导亲自坐镇指挥,调集了铁道兵和铁路职工三十余万人,展开了西南铁路大会战。工程集中了来自全国的一千二百名科技工作者,对六十五个新技术项目进行攻关,采取了多项快速施工方案,使先进的科学技术得以推广应用。1965年和1966年国庆节,川黔、贵昆铁路相继通车。成昆铁路受“文革”影响工期延长,于 197071接轨通车,同年12月交付运营。

与专列检车工长的一段对话

19643 28日,毛泽东的专列停在邯郸附近,专列检车工长刘学骞等几个乘务员抓紧时间下车检查空调设备。这时在站台上散步的毛泽东朝几个乘务员走来。他微笑点头,站在他们身后看乘务员调试设备,边问:“这是什么设备?”刘学骞当时紧张得一时语塞,毛泽东以为他听不懂湖南话,放慢语速又问了一遍。旁边的工友急忙提醒刘学骞:“刘工长,给主席介绍介绍吧。”刘学骞这才平静下来,赶紧回答:“主席,这是空调设备用的自动开关。”毛泽东饶有兴致地询问了空调车启动开关运行等问题,又详细了解了检车乘务组的人员及分工情况,对检车乘务组和空调车的状况非常满意,他深情地说:“今后我们的国家富强起来,人民群众都能坐上空调车的”……

把专列乘务员称作“我的队伍”

在毛泽东的专列上,除了中共中央办公厅配给的秘书和中央警卫局配给的卫士,更多的是铁道部执行乘务任务的各岗位乘务员。在机车、车辆、餐车、公安等乘务人员中,以专列主车(即毛泽东车厢)的列车员跟毛泽东接触最多,责任最重大。

由于毛泽东乘坐专列外出视察的时间较长,加之工作生活大多在车上,与列车乘务员建立了“亲如家人”的深厚感情。毛主席对乘务员的工作、学习。相互关系、甚至家庭生活都关心备至,常常牵挂在心。1969年,专列在南方某地待命,毛泽东怕乘务员们待命时间太长,没有事情做会寂寞,就把地方省委送给他用的十八吋彩电送到专列乘务组的休息车,让他们使用。19749月,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夫人乘飞机到长沙拜会毛泽东,送了一些芒果给他,毛泽东马上派人转送一些给在武汉专用线上待命的乘务员。专列到达庐山、井冈山,毛泽东还亲自安排乘务员们上山参观游览。

1970年,毛泽东到庐山开会,特意为专列乘务员安排了参观活动。当乘务员们有组织地列队登山时,毛泽东的轿车从后面开上来,他马上示意司机停车,摇下车窗向乘务员挥手致意,带着几分自豪地对身边工作人员说:“看,这是我的队伍。”

与专列乘务员合拍“全家福”

19699 23日,毛泽东南巡归来,进京前专列停靠在天津陈塘庄车站的一条专用线上。这次南巡,毛泽东从529出发,历时将近四个月。为了感谢专列随行工作人员的工作,应大家的要求,毛泽东决定接见全体工作人员,与大家一起拍个“全家福”。接到卫士的通知,大家高兴得连饭也不想吃了,急切地盼望那一刻的到来。拍照的时间到了,照相地点选在了专列前一块开阔的草坪,火车司机、检车乘务员、列车员、警卫战士、餐车的厨师服务员都来了,大家排成几排,依次错位,生怕会被前排的人挡住脸。大家在第一排为毛主席摆上一把椅子。毛泽东走到乘务员中间,向大家招手致意。他示意卫士搬开椅子,微笑地说“咱们都是自家人”,边说边双手一拢,示意大家靠近,然后他带头席地而坐,前排的同志们纷纷坐下蹲下,围在领袖身边,大家的掌声和笑声响成了一片。这是毛泽东专列留下的一张工种最全、人数最多的“全家福”,近百人的笑容永远留在了这张照片上。

观看中国铁路文工团演出

建国初期,为了用革命的文艺动员和鼓舞全路职工投身新中国建设,铁道部党组决定组建铁路系统自己的专业文艺团体。在选拔集中工人文艺骨干的基础上,中国铁路文工团于19501016成立。

毛泽东非常关心中国铁路文工团的建设和发展,他多次观看该团的演出,接见文工团的演职人员,鼓舞文工团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为铁路职工服务。195711月,中铁文工团排练的舞剧《有情人终成眷属》,参加了全国第一次音乐舞剧的汇演,博得好评。这个剧目很快被调入中南海怀仁堂,毛泽东等中央领导观看了演出,并亲切接见了全体演职员。1958年,中铁文工团杂技团排练的杂技节目选送中南海,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演出,在得到领袖的鼓励后,演员们立即赶赴贵昆铁路沿线参加慰问一线工人的演出。

19604月,越南劳动党主席胡志明访华,毛泽东陪同他在落成不久的人民大会堂观看首都国家级文艺团体的演出,铁路文工团杂技团的《伞上骑车》等节目入选参演。演出结束后,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登台接见演员,并和大家合影留念。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毛主席和铁路文工团战士

文革中坚决维护铁路运输秩序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各地学生“北上南下、西进东征”大串联,给运力紧缺的铁路运输带来巨大压力。1967在“一月风暴”中各地造反派夺权,连绵不断的派性武斗、争端迭起,干线运输几近瘫痪。周恩来亲自坐镇铁路指挥,把不断恶化的情况及时报告给毛泽东,严肃指出派性斗争给铁路运输造成严重威胁,提出了“必须对铁路实行全面军管”的意见。19673 19日,毛泽东在齐齐哈尔铁路局的一份情况报告上批示:“一切秩序混乱的铁路局,都应实行军事管制,尽快恢复正常秩序。”

但“四人帮”把持的“中央文革小组”阻止了这一批示的实施。5月下旬,铁路交通秩序继续恶化,京广、津浦、陇海、浙赣几条干线频频告急,周总理再次向毛泽东请示,毛泽东当即批准了周恩来“立即对铁路交通实施军管的建议。531,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根据毛泽东批示发出了《关于对铁道部实行军事管制的决定(试行)》。6 1日,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坚决维护铁路交通运输革命秩序》的命令。军管实施后,铁路运输的混乱局面逐步得到控制。

19682月,针对一些造反派武装抢劫、袭击铁路的案件,毛泽东再次支持周总理,给予坚决的打击镇压,及时制止了对铁路交通的大规模破坏性活动。此后,全国铁路运输日趋恢复正常。至1969年,铁路运量全面回升,铁路建设工程开始按计划进行。

关心中国铁路的牵引动力革命

在毛泽东、周恩来的关怀下,1956年,铁道部制定了《铁路十二年科技发展规划》,提出技术改革的中心环节是牵引动力的改造,要安全迅速地、有步骤地由蒸汽机车转到电力机车和内燃机车上去。1958年,中国第一台内燃机车“巨龙型”和电力机车“6y1型”相继实验成功。

1963年,经党中央、毛泽东批准,成立了“国家大功率牵引动力内燃化、电力化领导小组”,制定了三年规划,确定了大连、四方、戚墅堰三个研制基地,内燃机车投入批量生产。

文革期间,毛泽东对铁路牵引动力内燃化的进程仍然给予特别的关注。1969331,毛泽东接见了二七机车车辆厂代表,听取了这个厂“抓革命、促生产”的汇报。他对二七厂是否上马内燃机车的问题做出批示:“当前以修为主,制造为次,可以搞点实验,方向要往这上走。”毛泽东的指示给予铁路机车车辆系统的广大职工以巨大鼓舞,全路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得以发展。

1969926,第一台东风4型内燃机车在大连机车车辆工厂制成。该车装车功率2426千瓦,是中国研制的第二代内燃机车中最先定型的机车。二十世纪末推出的东风4D型内燃机车,代表更先进水平,成为中国铁路大提速的货运主力机车。

火车头上的永久纪念

毛泽东于18931226诞生于湖南湘潭的韶山冲。他的诞生地和诞辰纪念日,已经作为“火车头”的名字和车牌号,永远镌刻在中国铁路的历史上。

1893为“主席号”机车的永久牌号。

被称为“中国铁路第一车”的“毛泽东号”机车,也被铁路人亲切地称为“主席号”。1946年“毛泽东号”命名时的原车是一台蒸汽机车,车号为ㄇㄎl—304号。1971年,蒸汽机车退役,“毛泽东号”换型为国产东风4型内燃机车,车号为0002号。

19918 29,“毛泽东号”机车再次换型,配属为大连机车车辆厂最新研制的东风4B新型内燃机车。时任铁道部部长的李森茂提出:随着铁路牵引动力科技的发展,“毛泽东号”不断换型,配属更为先进的机车成为必然趋势。“车牌号”是一部机车的形象代表和无形资产,“毛泽东号”的机车可以换代,车牌号则应确定一个永久不改的号码,这样有利于对这一先进典型的宣传。据此,铁道部决定以毛泽东的生辰年号“1893作为“毛泽东号” 的永久车号。20001226日,“毛泽东号”机车再次换型,配备东风4D型大功率内燃机车,金灿灿的铸铜车牌号“1893”,镶嵌在机车的两侧。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毛泽东号”东风4D-1983

我国自行研制生产的内燃机车,带着研发年代的时代特点,不仅都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而且具有代表性的主要车型,其车名和车牌标志大多采用了毛泽东的书法字体。“东方红”、“北京”、“东风”等国产机车,都是将毛泽东的亲笔手书制成车牌,镌刻在千百台机车的车头两端,赋予中国火车以独有的气势。

随着中国电气化铁路的修建和投入运营,1958年,一机部湘潭电机厂和铁道部株洲机车厂联合研制的第一台大功率6YI型电力机车问世,填补了中国制造电力机车的技术空白。铁道部根据当时的情况,确定了“内燃、电力机车并举,以内燃为主”的方针,一度曾推迟电力机车发展,直1968年,6YI型电力机车基本定型,决定于1969年投入批量生产。19684 27日,铁道部军管会做出决定,以毛泽东的诞生地韶山的名字,命名我国自行研制的电力机车,6YI型机车更名为韶山二型。至二十世纪70年代,电力机车的研制呈现了较快的发展势头,韶山8型、韶山9型客运机车和韶山4C、韶山7B重载货运机车,成为中国铁路电气化客货运输的主力车型。

决定援建坦赞铁路

二十世纪陆拾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毛泽东从国际主义出发,决定援建坦赞铁路。1965218日,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与来访的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举行会谈,应坦桑尼亚、赞比亚总统的请求,中国政府决定提供5亿美元的无息贷款,派出中国铁路工程技术人员,帮助两国修建坦赞铁路。坦赞铁路全长1860公里,沿线大多是深山峡谷和沼泽,地形复杂,工程艰巨。工程于197010月开工,19756月完成铺轨,19767月全线通车。这项世界瞩目的铁路工程,除了它的政治意义之外,也使大批中国铁路工程技术人员和施工工人得到了锻炼,为日后中国铁路打入世界建筑市场和劳务市场奠定了基础。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坦桑尼亚乘车前往施工地的中国施工人员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1973年坦赞铁路隧道内的施工人员

运筹京九铁路 践诺老区人民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19951116京九铁路全线铺通

京九铁路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世纪梦想。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在湘赣边界组织革命武装,建立红色政权。中央苏区老百姓踊跃参加工农红军,跟着毛委员闹革命,涌现了兴国等一批著名的“红军县”。毛泽东在苏区曾对江西兴国百姓许诺:“等将来革命胜利了,一定要把‘火车’和‘小太阳’(电灯)送给这里的人民。”解放以后,兴国的老百姓致信周总理,要来了中央政府修建长冈水电站的投资,得到了“小太阳”。老区人民日日盼望火车早一天开到老区的崇山峻岭之中。

1958年,国民经济“二五”计划开始实施,铁路运量猛增了39%,运能紧张的矛盾日趋严重。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在铁道部新线建设的规划中,滕代远部长提出了在北京至九江间修一条京九铁路(小京九)干线,使之成为继京广、京沪之后的第三条南北大通道。19731226,全长6公里的九江大桥先行开工。后因资金匮缺被迫下马。

19849 26日,中英签署《联合声明》,19977 1日,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以此为契机,铁道部将京九铁路的建设规划从南端九江延长至深圳,连接香港九龙。由此,大京九成为国家“八五”计划的重点工程。

京九铁路北起北京西站,经由京、津、冀、鲁、豫、皖、鄂、赣、粤九省市,全长2381公里,与香港九龙相接。包括天津至霸州、麻城至武汉的联络线,总长2536公里,投资近400亿元。京九铁路于199195开工兴建,19951116全线贯通,19969 1日通车运营,是中国铁路史上规模最大、投资最多、一次建成里程最长的铁路干线。

京九铁路的建成,对缓解南北运输的紧张状况、完善全国铁路、扩大对外开放、促进沿线地方资源的开发和国民经济的发展、促进港澳地区的繁荣稳定、完成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具有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

京九铁路穿过沂蒙山、大别山、井冈山等一个个红色革命根据地,实现了毛泽东的生前夙愿,造福于老区人民。

实现毛泽东生前遗愿,青藏铁路起宏图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毛泽东与中国铁路(二)

2001629日,青海格尔木和西藏拉萨同时举行盛大典礼,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历经半个世纪的规划、勘测、设计、认证和准备,终于正式开工。

修建青藏铁路是毛泽东等老一辈领导人的夙愿,也是新中国几代铁路建设者和西藏各族人民的殷切期盼。早在新中国建立初期,西藏还没有解放,毛泽东已经在筹划这一地区的铁路建设。1954228,毛泽东接见新任铁道兵司令员王震,与他畅谈新中国铁路建设的远景规划,当时就立下了“我们一定要把铁路修到巴山、天山、昆仑山,一直修到喜马拉雅山去”的壮志。197312 29日,毛泽东会见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对方就加强两国贸易向毛泽东提出要求。毛泽东表示:“中国将修建青藏铁路,不仅要修到拉萨,而且还要与尼泊尔接轨,通到加德满都去。”

青藏铁路从青海省会西宁至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全长1956公里,其中西宁至格尔木(西格段)长约815公里,在毛泽东、周恩来的亲切关怀和支持下,西格段铁路从1958年动工兴建,终因当时的国力所限而被迫两上两下,直到1984年才交付运营。

进入新世纪,经过二十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的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具备了修建青藏铁路的经济实力。2001年,党中央、国务院先后批准青藏铁路立项、开工。

新开工修建的青藏铁路格尔木至拉萨段(格拉段)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这条铁路全长 1142公里,穿越青藏高原腹地,沿线高寒缺氧、地质复杂、冻土广布、技术难度很大、工程艰巨。青藏铁路工程静态投资223.8亿元,动态总投资263.1亿元,规划建设工期为6年,预计于20077 1日投入运营(已于200671投入运营)。中国铁路建设者通过周密论证准备、科学设计和精心施工,有把握把青藏铁路建设成世界一流的铁路,以此创造人类铁路建设史上前所未有的伟大壮举。

待到千里青藏铁路修通运营时,中国铁路建设大军可以告慰毛泽东主席:您生前的遗愿已经化作了高原彩虹,青藏铁路上飞驰的列车正把繁荣发展的新希望送到喜马拉雅山脚下,雅鲁藏布江边……
    原作者 赵向红 摘自2006年《文史精华》
 

 

相关报道
图文推荐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